2920

故意伤害罪刑事辩护成功案例

2017-7-17


故意伤害罪刑事辩护成功案例

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   江华泉律师15855802713


基本案情:

被告人丁某某系某卤菜店工作人员。201541411时许,在阜阳市颍泉区泉河北红旗路口,个体流动摊贩汪某甲因摆摊位摆在卤菜店门前,与店内人员丁某某等人发生争吵。随后汪某甲父亲汪某乙赶到现场,与丁某某等人再次发生争吵,争吵中丁某某与汪某甲互相撕扯,汪某乙抱住丁某某的右腿,在搂抱中对丁某某右大腿进行撕咬,丁某某用腿前后摆动将汪某乙甩开,汪某乙受伤。经鉴定,汪某乙胸部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公诉机关根据上述事实,指控丁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应追究刑事责任,建议对丁某某在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范围内量刑。

汪某乙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丁某某赔偿其各项损失共计169756.08元。

 

江华泉律师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丁某某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的辩护人,结合庭审期间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及辩护人阅读卷宗材料对案件的详细掌握,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丁某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庭应当依法对被告人丁某某做出无罪判决。具体辩护意见陈述如下:

一、丁某某未实施任何故意伤害行为。

1、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认为被告认定丁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构成故意伤害罪。但根据所提交的证据看来,无法证明这一点。公诉机关提交的主要证据包括证人唐东清、汪玉标、刘刚华等人的证言;被害人汪某乙的陈述;被告人丁某某的供述与辩解及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而从唐东清等8位证人的证言可以很明显看出,在整个事件发生过程中,丁某某未向汪某乙实施任何故意伤害行为,具体内容有卷二第3页证人唐东清“没有看见丁某某与汪某乙互殴”、卷二第28页证人刘华刚“没有看到丁某某用拳头或腿踢老头”、卷二第36页证人樊金印“没有看到丁某某打,也没有看到踢”等,所有的证人均表述明确,且互相印证。

恰恰相反,汪某乙对丁某某的身体进行了严重的侵犯,这一点在起诉书中公诉方也已查实认定,证据方面包括卷二第43页证人赵桂英“我看见娃子一直没有打,一直是汪某乙抱着娃子腿咬”、卷二第39页证人吴君“老头咬娃子,娃子摆动腿”。

2、纵观各项证据,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丁某某对汪某乙实施故意伤害行为的有效证据是被害人汪某乙的陈述,(汪某乙陈述丁某某打了他一拳、踢了两脚),该陈述属于孤证孤证由于不能得到印证,其自身的真实性,无法得到确认,不能得到真实性确认的证据,自然不能充分地证明案件的事实。孤证不能定案,是现代任何司法体制的铁律。依据我国《刑诉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也就是说,根据刑事证据理论孤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必须有其它证据相互印证,直接证据也是如此。只有被告人口供,没有其他证据,都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更何况本案中是唯一证据孤证被害人的陈述。

3、丁某某在事件中“摆动腿部”的动作明显不是故意伤害行为。汪某乙紧紧抱住丁某某的腿并且进行撕咬,作为正常人在自身受到如此严重侵害时摆动腿部属于正常生理反应。法律不强人所难,法律不能命令人们实施不可能实施的行为,也不能禁止人们实施不可避免的行为。简单轻微的“摆动腿部”动作导致胸骨骨折这一严重后果,也不属于“应当预见”之范畴。

二、公诉机关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被害人汪某乙胸骨骨折并非一定系丁某某摆动腿部导致。首先从汪某乙的病历可以看出其在2015414日经医院检查并未诊断出胸骨骨折,而是在2天之后,即2015416日被补充诊断为胸骨骨折,其骨折是否是在这两天时间内因为其他原因导致的,无法排除可能性;其次丁某某摆动腿部与汪某乙胸骨骨折之间是否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公诉机关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这一点。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中,关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的情形中的第4项规定: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具有其他可能性的。这就是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公诉机关仅因为丁某某的腿部与汪某乙有身体接触,就推断汪某乙的轻伤系丁某某所致,并认定系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均是主观臆想。没有证据证明,也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综合以上几点,丁某某主观方面没有故意伤害的意识,客观上也没有实施任何故意伤害之行为。受害人汪某乙胸骨骨折是否系丁某某造成之因果关系部分也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即使丁某某“摆动腿部”是造成汪某乙胸骨骨折直接原因,也是因汪某乙的撕咬行为使丁某某不得不做出的动作,该动作没有违法性,丁某某也不应当为该动作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丁某某构成故意伤害罪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应当对丁某某做出无罪判决。

辩护人: 江华泉

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律师       

0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法院判决:

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最高法关于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丁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免于刑事处罚。

二、 被告人丁某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汪某乙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24244.26元。

 

案例分析总结:

    案件事实较为清楚,辩护律师按照无罪辩护,经不断努力沟通,本案延期审理二次,最终经审委会讨论决定,免于丁某某刑事处罚。相较于公诉机关主张的一年六个月以下量刑,辩护极为成功,实质效果达到无罪辩护之目的。




下一条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例简析

上一条

第三人侵权导致发生工伤,是否能主张双份赔偿?

相关信息
扫一扫
直接在手机上打开